2013年8月,沈桂林在上海美麗道開業盛典上(資料圖片)
  海南省工商聯副主席、海口泰特典當責任有限公司董事長沈桂林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潛逃並落網後,該案受害人開始通過向公安機關報案、向法院提起訴訟並申請查封其財產等多種方式維護自己的權益。隨著“沈桂林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中的多名受害人的陳述,沈桂林的“借款”手段和“土豪”生活也逐漸顯現。
  這些受害人對人民網記者稱,沈桂林最初的“借款”確實用在了投資上面,但之後的“借款”則被其用於個人生活消費,據稱其出手十分闊綽,一塊手錶就高達300餘萬元,一副眼鏡40萬元,一套西裝10多萬元,出行更是非頭等艙不坐。
  到處“借款”膽子特別大
  “他膽子特別大,我們看到他的,都是光鮮的一面。”“沈桂林案”中的受害人徐華(化名)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他是沈桂林的同鄉,彼此認識了許多年,“也是在同鄉聚會上認識的,後來都在江蘇商會擔任負責人。”儘管是同鄉,但對於案發前真實的沈桂林,徐華並不清楚,只知道沈無論在商界還是政界,有許多頭銜,有如“工商聯副主席”、“拍賣協會會長”、“典當協會會長”等。“他在許多光環的籠罩下,沒有理由不信任他。”徐華對記者說。
  “我有2500萬元放在他手中,這些錢有我本人的一部分,也有家人和親戚朋友的。”徐華稱,“他搞得我們好慘啊,如果這些錢要不回,可以用傾家蕩產來形容了。”按照徐華的說法,他從來沒有懷疑過沈會這樣,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交到沈手中資金會出現意外。
  與徐華一樣遭遇的,還有多名受害人。他們或是經商的小企業主,或是退休在家且手頭寬裕的老年人。他們在記者採訪時表示,將錢放在沈桂林手中,完全是出於對他的信任。
  海口一家廣告公司負責人張林(化名)說,他的公司和泰達拍賣、泰特典當有業務往來,和沈桂林也經常打交道,在交流中沈說他的“生意”特別好,拍賣、典當、畫苑都是海南做得最好的,之後沈還多次邀請他參加收藏品拍賣會。經過一段時間的側面瞭解,他開始相信沈桂林的“生意”,同時也開始“借款”給沈。
  但案發後,張林他們才瞭解到,沈最近兩年幾乎沒有做對外“投資”(即放貸)業務,只是吸納資金,完全是赤裸裸的惡意詐騙。
  讀MBA為“借款”鋪路
  “沈桂林剛開始並不是這樣的,在2011年前,他的典當拍賣生意還是比較正規,做得也不錯。”徐華說。對於這一說法,其他受訪受害人表示認同。但受害人也有一種說法,也有可能是錶面上的。
  徐華告訴記者,沈桂林在海南做典當拍賣生意,在2011年前做得“風生水起”,“應該生意做得比較正規,資金鏈也相對穩定。”但後來,沈桂林要將“事業做大”,開始打起了身邊熟人的註意。“他以個人的名義‘借’,但以他所在公司做擔保。”徐華稱,現在想來,沈桂林這樣做,其實是不符合常規的,“自己借錢,怎麼用自己的公司做擔保呢?”後來他們詢問法律人士得知,這種(為公司股東)擔保方式也是無效。
  徐華稱,從2011年以後,沈桂林從社會上“借”了大筆的錢,均允諾月利息2%-3%的高額回報,“這個利息,相對銀行利息是算比較高的。”徐華等人向記者表示,沈桂林前後向他人“借”數億元,每月僅支付債權人利息就要1600多萬元,他們後來才知道,最後一個月,沈還向外省一個朋友借錢,應付利息支付問題。後來窟窿越來越大,他沒法收拾殘局。
  但徐華等受害人仍相信,沈的手頭還是有錢的。但這些錢究竟去了哪裡,尚有待辦案機關查明。
  徐華等受害人向記者透露了沈桂林“搞”錢的幾個渠道。一是熟人,二是通過熟人再介紹熟人,三是利用各種商會、協會、同學會的平臺。值得一提的是,沈利用讀長江商學院MBA學習班機會廣泛交友,“去MBA學習班的人都是哪些人,大家都很清楚,他利用這個平臺結識不少‘同學’,搞到的錢至少有一兩個億。”據徐華稱,沈在這個平臺上嘗到甜頭後,又安排公司出資讓其公司的部分高管也去上MBA學習班,“目的不是去學習深造,而是利用這個平臺廣交朋友,為下一步‘借款’鋪路子。”
  出手闊綽 一塊表320萬元
  在徐華、張林等受害人印象中,沈桂林出手十分闊綽,穿著更是十分講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頭,留給外人是很光鮮的一面,“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借款’給他”。
  這些受害人說,“他(沈桂林)一套衣服就是幾萬元,甚至是十多萬,開豪車,帶名錶,出行更是非頭等艙不坐。”徐華說,據他所瞭解,沈桂林的一塊名錶就達320萬元,,一副眼鏡40萬元。這些受害人認為,在他們東拼西湊給沈的“借款”中有很大一部分錢是被揮霍掉了。
  而另一知情人說,沈桂林旗下的美麗道國際藝術機構在北京、上海均開有畫廊,在舉辦畫展和邀請明星方面均不吝重金。2013年,上海美麗道國際藝術中心開業時,沈桂林就邀請了多個明星助陣,包下一家酒店開派對,“紅地毯、大提琴演奏、簽名牆、大屏幕投影,時隔一年,美麗道將這樣一場盛大派對帶至了上海”,有報道描述稱,“美麗道創始人沈桂林身著他鐘愛的白色西服,熱情度絲毫不減,開幕前張羅著佈置會場、照顧各種細節;開幕時慷慨激昂發言致辭;開幕後招呼嘉賓好友合照、應對各類媒體採訪。在嘉賓邀請上,美麗道表現出了一如既往的給力,齊聚政商、文藝屆代表。”
  知情人說,當時沈桂林還邀請了數百名海南嘉賓到上海參加美麗道國際藝術中心開業,往返交通及食宿費用全免。據他估計,這場“盛典”至少花了近千萬元。
  但這應該是沈桂林最後的“風光”時刻,也應該是他的“告別演出”,此後,隨著資金鏈的斷裂,多米諾骨牌的倒下,圍繞著沈桂林的那些曾經的“神話”開始顯露出原本殘酷的面目。(記者 寧遠)
(原標題:揭原海南工商聯副主席"土豪"生活:一塊手錶320萬)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gx28gxkz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